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美术画工 > 我们眼中的雕塑与中国传统完全脱节,策展人黄

我们眼中的雕塑与中国传统完全脱节,策展人黄

发布时间:2020-01-04 12:24编辑:美术画工浏览(160)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去往从来雕塑实践与传统文化精神的探讨系列学术活动自2014年10月正式启动, 首展于2015年8月23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拉开帷幕,其主题的呈现、梳理及相关探讨在获得业界关注和反响的同时,亦在之后很短的时间内形成了一定的社会效应。

    展厅现场作为上海油画雕塑院雕塑学术系列展的收官,由艺术家何勇以雕塑实践与传统文化精神的探讨为主题、并邀集雕塑界同道共同推出的去往从来展及相关学术活动,将于8月23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正式开幕。去往从来展出包括22位艺术家的总计70余件雕塑作品和文献资料,包括滑田友、刘开渠、王临乙、刘士铭、孙家钵、屠国威、张克端、周雷、萧立、朱晨、何勇、夏阳、张伟、吴彤、谭勋、邱加、刘敏、金海、李泽琛、王朝勇、杨牧石、安之堃等。展厅现场此次展览的艺术家中,有中国现代雕塑第一代的开山大师、卓有建树的前辈师长、国内诸多美术院校和重要学术机构的中坚力量、以及初出茅庐的青年才俊,作品纵贯近一个世纪,内容、形式、艺术风格因人而异。展览形式内容跨度很大,试图以包容展现矛盾,以平实体现厚度,从雕塑实践的角度去重新认知传统与自身艺术创作、文化精神的关系。艺术家何勇参展艺术家何勇谈道:展览试图通过整体陈列于相互取样意味,在呈现艺术家们对传统文化精神的个体诠释和群体气象的同时,卑望能勾连出隐于诸多表象之下的本体内质及精神线索。我们并不指望通过一次展览就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但我们会更进一步去探寻和面对。真正的艺术实践者在守望自己文化传统的同时,不会无视现实的困局和时代的呼唤。展厅现场去往从来这个带有多重解读意味的题目,它呈现出一股跨越时空的流转、当代中国艺术的动势,也是一次对中国传统精神方向的找寻和体会。展览特点、主要涉及的问题、及其价值和意义如下:展览特点:1、该展览没有采用惯常的策展人模式,由从事雕塑实践的艺术家发起,重在交流;2、展览采用作品+文献的呈现方式,并通过与展览主题相关的研讨及讲座等学术活动,提出问题并希望解决问题;3、突破一元叙事的常见视角,融合了多元、多维、跨时空内容;4、艺术家、批评家积极主动参与,在缺少经费没有名利可图的情况下,只是因为这份文化责任与担当。展厅现场问题聚焦:1、洞察跨时空背景下的当代艺术动势;2、对前辈艺术经验的再认识;3、对中国传统文化及其精神的体会、依托;5、包括一系列针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问及探讨;6、对中国艺术未来趋势及青年艺术家的关照。展厅现场价值及意义:1、勾连出隐于诸多表象之下的本体内质及精神线索;2、引发大家参与探讨传统文化的现代有效性;3、进一步明确艺术与这个时代的关系与意义。展厅现场本次展览时间自8月23日至9月6日,为期15天,23日晚上和24日全天是研讨会。期间,配合 去往从来的主题,特别安排有四场精彩的公开讲座:8月25日孙家钵先生的《老美院雕塑实践杂谈---关于滑田友、王临乙、刘士铭等先生的回忆》;8月30日萧立的《寻根觅源---略述洛书思想在造型史上的伟大意义》;9月5日张伟的《行万里路,读万样物---中国古代雕塑遗存参观攻略》;9月6日屠国威与单增的《现代雕塑的东方式解读与演绎》。

    行进行经上海油画雕塑园学术交流与发展研讨会现场

    在此基础上,去往从来雕塑实践与传统文化精神学术论坛暨第二回展将于2016年12月6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开启。与首届展览有所不同,本次活动分为论坛和展览两个部分。在去往从来的语境下,论坛将围绕建构与批判、方法与实践的主旨议题,分破、立、思、行四个板块展开。同期举办去往从来第二回展,以艺术家作品及其文献呼应论坛主题,从而使相关的创作和研究得以延续及深化。

    编辑:周瑾

    2012年11月29日,由上海油画雕塑院主办的行进行经上海油画雕塑院学术交流与发展曁2012上海雕塑计划生活维度研讨会在上海古北湾大酒店举行。

    前言

    来自北京、广州、重庆、杭州及上海本地的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和媒体记者齐聚一堂,结合正在上海举行的上海双年展和2012上海雕塑计划--生活维度展,就雕塑边界、雕塑的公共性、雕塑语言的当代性以及上海油画雕塑院的学术方向和社会功能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去往从来不仅是一群有东方气质的艺术家与理论家现在进行时般的思考,更是以实践为基础预设的过去将来时与未来艺术发展前传的碰撞。这或许是一场真实场景中的虚拟游戏,但因参与者的认真与严肃,致使所有的纸上谈兵与空间论道都值得关注。

    与会人员有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李向阳、副院长肖谷,策展人黄笃、李旭、段君、夏彦国、何桂彦、盛葳,雕塑家张克端、李秀勤、单增、何勇、夏阳、林国耀、陈妍音以及寺上美术馆馆长刘凤洲等等40余位。

    雕塑本身悠久而又复杂,对于中国却是个新传统。二十世纪初,作为西方艺术领域的代表形态之一,雕塑的概念正式引入中国。当时的雕塑家绝对算得上是一种前卫职业,以至于刚刚留学归国的雕塑家竟被误认为是做佛像的工匠而被要求登记。然而,迄今不过百余年的时间,当我们尚未完全消化这一艺术形式时,它仿佛已沦为时代的弃儿,面临着被诸多门类吞噬的危机。具体一点说,对雕塑的认识以及自身的发展始终处于一种断裂之中。上世纪初开始,作为直接移植于西方的艺术概念,我们眼中的雕塑与中国传统完全脱节;而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中,雕塑又面临着建筑、园林、装置等等形式的挑战,以致于概念不断泛化、模糊。什么是雕塑?什么是中国的雕塑?从哪里来?向何处去?这些无法绕过的老俗课题,在今天被郑重地重提,可见艺术家们对雕塑活力的忧虑与渴望。

    上海雕塑计划展是上海油画雕塑院在文化大发展的背景下,打造上海雕塑艺术研究、交流与发展的学术品牌项目。以计划的名义,体现国家专业学术研究机构的长远规划和艺术追求;呈现对雕塑艺术发展的文化理想;展现有志于推动雕塑事业发展的史学观。

    去年的去往从来项目,以展览的形式对何为雕塑的问题进行了探讨。今年的项目则主要以论坛为主,配合小型的文献展,在思考何为雕塑的同时,进一步探究雕塑何为的深层问题。今年的项目延续去年的特点,所有艺术家都对传统有着长期、深入的研究,始终立足雕塑本体进行探索。也许有人认为这种行为过于古板、局限、不合潮流,但正是这种看似不合时宜的坚持,为我们继承传统文脉、沟通古今东西,寻求今日雕塑的独立意义提供了具有价值的思考。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论坛的参与者,我们有意以具有长期实践经验的雕塑家为主,批评家的参与更像是共谋与校正。历史的发展固然需要局外人的客观评述,然而我们更应重视那些身在此山中的当局者的声音,这或许就是本次论坛的核心态度。

    关于雕塑的公共性,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副馆长李旭在会上谈到:从1988年到2005年我在上海美术馆工作了17年,2005年我辞职了以后,2006年在张江创办过一个艺术中心张江当代艺术馆,工作一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举办过三届的现场张江公共艺术项目。在这段时间我接触的人和事比过去要丰富得多,不像在上海美术馆、画廊等封闭的空间里做事。我也是做了很多美术馆里面的策划以后,做了双年展的策划以后,又去策划另外一种形态的创作。其实雕塑的公共性,或是公共艺术的社会性这种问题不是现代张江这样的案例就可以讲清楚的。实际来讲,一旦艺术作品走出展览空间就变成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雕塑的公共化和公共的雕塑。雕塑的公共化是有接入社会空间之后,艺术家能够发现的是更多的可能性。其实在公共空间创作的时候,首先要进行考察,有点像社会调查一样的,我们看到的公共艺术很多都停留在城雕的阶段,都是移植的,把一个展厅地面的文本丝毫没有变化,或是尺寸上的变化有移植到一个公共空间去了,也可能在一个住干道上,或是在中个中心里面。一般体现公共雕塑的民主性就必须有公众的参与,但是在听取大众意见的同时往往会削弱艺术家的创造力。因为这得看这个国家的教育程度,审美的教育程度,如果这样的话全国征集的方案有可能就是关公武大刀或是八仙过海这样雕塑。你要完全让市民投票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就会倾向于这样的东西,因为是大爷大妈比较喜欢的东西。其次,文本主题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另外,公共雕塑还要提前介入环境,增加他们的契合度,避免以后外界因素的干扰。

    最后,要特别感谢上海油画雕塑院及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刘士铭雕塑艺术基金等机构的支持,尤其是何勇老师持之以恒推进,使这一项目从假设化为现实。

    中国美院教授单增不太认同李旭的看法,他认为公众的参与性是必不可少的,不是艺术家他们的意见就没有价值吗?另外,雕塑的公共性主要体现在政治性,尤其上海油画雕塑院作为官方机构可以从善如流听取多方意见进行合理规划。大家的视觉训练太少,味觉训练太多,不然为什么饭馆开得这么红火?中国的公共性的问题它比较滞后,因为在西方它在2000年前已经有广场的这种讨论的这样的一个形式,民主的一种氛围。但是我们的民主形式也就是在家族的这种祠堂里面会谈论一下,基本的公共场合很少。这个城市化迅猛发展之后,我们的城市空间就变得非常的多样性,或是给我们艺术家提供非常多的空间。这个状况使很多的艺术家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都参与到这样的一个运动当中,或是这样的一个社会发展当中,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问题。刚才李旭在讲的,就是有没有一个很好的一个规范性的一个法规来约束政府,来约束艺术家或是给艺术家提供一些方便,这样的一些工作实际上都需要很多我们雕塑家或是油雕院这样的机构跟政府直接沟通。有一些像我们这种议会,谈不上议会,就是人大代表这样的沟通,把我们的真实的意见传播出去,把艺术上的一些规律性的东西跟他们沟通,让政府官员理解我们的工作。单增说。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美术画工,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眼中的雕塑与中国传统完全脱节,策展人黄

    关键词:

上一篇: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平定三藩之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