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美术画工 > 许多观众看完该展后纷纷吐槽冲着梵高的大名购

许多观众看完该展后纷纷吐槽冲着梵高的大名购

发布时间:2020-05-03 19:10编辑:美术画工浏览(179)

    摘要:Teamlab的展览产品如果说艺术展览的起始地是宗教及贵族所处场景的复杂陈列,那么数字展的出现只能说明现代社会的生活场景随着科技的植入发生了改变,过去静态以及空间化的室内装饰在经历了文化赋予后,从场景的作品中...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掀起了一阵观展热潮,与此同时也引来不少观者的吐槽。

    你能想象吗?未来我们可以在网上预览一个艺术展之后,再决定是否去实地看展,甚至,也许在观赏影像作品的时候,我们还能发射弹幕呢!一位来自浙江的艺术记者,在5月18日Google文化学院项目宣布其在中国的美术馆合作伙伴时,这样兴奋地对记者说道。

    深圳·红立方《数字乌菲齐》展览设备中的细节

    近日,一些应用数字化技术的艺术展接踵而至。以不朽的梵高中国巡展为例,其在宣传效果上甚至有盖过传统实物艺术展的势头。然而,该展览即将于上海完成首秀并登陆北京之际,观众的观展热情却在明显降温。该展虽然宣传到位,成功地吸引了公众的目光,但质疑声还是在开展后不久扑面而来。

    当天,Google正式宣布,中国内地参与这个美术馆数字化项目,着手建立虚拟艺术馆和开设虚拟艺术展的合作伙伴有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湖南省博物馆、今日美术馆、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中心和三星堆博物馆等。

    结合媒体技术的新呈现 新媒体技术是一种手段,本身并没有对错可言,对错仅仅是因对其利用得是否恰当来评定罢了。就如同办公和教学也随着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愈来愈偏向于数字化、无纸化,值得注意的是不论工具怎么变化,改变多的也不过是效率,却不是内容的本身,需要了解的内容是依托于历史与文化的积淀而言的,脱离了这些,那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技术展销会罢了。 好在不少数字展也会在内容上敷衍一下,提供给观众乏善可陈的部分知识,只不过对待的态度上则实在有点不尽如人意了。新技术带来的自然并不仅仅只有问题,更为可喜的是今天通过新技术获取的对内容与历史内涵的研究也变得更为大众化,过去仅仅是在艺术研究机构才存在的超高倍数的图像放大,在今天已经在数字展中出现了,这是在实质上去突破过去展览形式的边界。对于公共艺术场馆,其经历的是过去小部分人能看到的人类文明通过一种公共的方式放到了大众眼前,这是历史本身的突破。而新媒体的数字技术则将原集中于研究人员手中的研究工具和细节内容更好地呈现给了大众,这是技术所带来的内容深度的突破。正如近期在深圳·红立方开幕的《可触摸的大师之作——数字乌菲齐展》中所引进的多台互动设备,通过可超清放大的乌菲齐美术馆馆藏作品,给观众在艺术细节体验层面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并且强调对于艺术作品细节的资讯获取,如展览提供1150幅乌菲齐美术馆馆藏的细节图中,可对文艺复兴时期诸多不同画家对人物眼部刻画的尺寸和比例进行比较,对其画面笔触及隐含细节进行挖掘与深究,这都是给观众在实体画作展览中感受不到的。 对于过去公众的观展感受,墙面作品是一种观展的经验固化体验,而如今的展览,天上吊的,地面陷的,墙里镶嵌的以及投影在半空中的,凡此种种,多围绕着另一个目的,那便是新奇感。而恰恰新奇感是作为吸引力的存在而被需求的,这种需求是完全站在销售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一种因信息不对等而进行的消费欺诈,用类似于“奶头乐”的存在将手伸进陷入消费主义潮流观众的荷包实在是可耻的。 当然,社会不能要求商人不赚钱,这是合理且合法的事。但营利的增加实在不该伴随着产品本身的缺陷,甚至于利用这种缺陷去获取更多的利益。新媒体数字技术是科技进步的结果,而利用技术更好地展示和呈现则是行业内的事了。判断一个展览的实质有时也很简单,或许对于企业而言,他们只希望消费者转变一下消费需求,这和滴滴顺风车对于女乘客穿着的希望是类似的。同样性质的问题,往往没有流血和实质刺激事件,则难以引起注意。 作者简介: 文夏,策展人、艺术评论人、新浪收藏专栏作家,原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拓展部总监,艺术平台美术史知识大全创始人,AMNUA艺术城市项目创始人,中国当代动画艺术资料馆顾问。

    引来争议的趋势

    这个项目包含Google艺术计划、世界奇观项目及档案展览三大部分。Google文化学院总监AmitSood在上海浦西龙美术馆对记者说,其中,Google艺术计划是一个独特的线上博物馆平台,档案展览则可以将那些知名的馆藏作品,以及那些因展示空间及文物保护问题而鲜少露面的珍贵文件、手稿、照片乃至视频资料重新展现到人们面前。而世界奇观项目的主要功能则是让人们透过先进的360度全景技术、3D模型及其他技术手段,将世界文化遗址展示给观众。

    目前,纪念梵高逝世125周年无疑是全球的热点话题之一,而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也在国内掀起一阵观展热潮。该展在35幅巨幕上播放了3000多幅和梵高有关的高清画面,通过35分钟的有序编排和交响配乐,旨在展现梵高短暂而璀璨的一生。据了解,该展开幕不久就在上海展区内迎来了客流高峰,但展出过后,观众的反响却是褒贬不一。

    刘海粟美术馆的库房里就静静地躺着从未对公众展示过的,5000多件刘海粟先生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刘海粟美术馆馆长张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推动这些藏品的系统的整理和盘点和数字化管理势在必行。过去因为展示空间的限制,这些艺术品难见天日。被数字化之后,它们可以展示在网上供全世界同行研究学习。

    许多观众看完该展后纷纷吐槽冲着梵高的大名购票,可一件真迹没看到,票价还比去年同期的莫奈特展更贵,亏了、付钱看了半个多小时的PPT,满满的山寨感、美术生或艺术从业者就没必要看了、梵高的艺术这次被技术和商业玩坏了等等。虽然也有观众认为没差评说的那么失望,足以打动人、使用了新颖的观画模式,配乐恰到好处、相比单幅画品,处在这样一个环绕的空间,感觉更有气势但明显可见的是,失望目前还是成了其评论区的主调,不少观众在对梵高抒发热爱之情的同时,也表达出了这一数字化的梵高展让自己觉得难以接受。

    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策展人王春辰则认为:中国现在有3000到4000个博物馆,然而我们在网上看到的艺术品却很有限,这说明有大量的艺术品还没有应用到数字技术。Google文化学院提供的技术支持和数字化工具可以有效为美术馆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数字化并不是国内艺术展览界的生词。早在2010年,著名的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就曾与上海美术馆合办虚拟画展。和不朽的梵高一样,也是无原件、纯数字化的艺术展。此外,将数字呈现与艺术原作相结合的也大有展在。据悉,上海就将紧接着不朽的梵高陆续举办两场这类展览。作为第十七届中国上海艺术节的特别展,乾隆号,下一个江南跨媒体艺术展早前宣布将于9月7日在上海开幕,国宝级乾隆文物将与新媒体科技、动漫美学创新结合;而由上海自贸区国际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的米罗制造梦幻版画体验展近日也宣布于10月底在上海展出,将以亲身体验情境及互动的形式,呈现百余幅超现实主义大师米罗的精品佳作。

    数字化潮流下的隐忧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美术画工,转载请注明出处:许多观众看完该展后纷纷吐槽冲着梵高的大名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