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美术画工 > 在傅益瑶的小品中有最美的山,开幕式嘉宾云集

在傅益瑶的小品中有最美的山,开幕式嘉宾云集

发布时间:2020-05-03 19:10编辑:美术画工浏览(142)

    摘要:明天下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盛大开幕。出乎意料的是,傅抱石在1963年为傅益瑶创作的一幅“生命之船”和另一幅在1962年为至交创作的“归盼之舟”也将穿越时空...

    图片 1

    摘要:在中国画泰斗傅抱石之女、旅日画家傅益瑶心中,中国文化就是最好的风水。2018年9月8日,“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沪上“小白宫”)盛大开幕。与以往傅益瑶个展不同,此次展览...

    明天下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盛大开幕。出乎意料的是,傅抱石在1963年为傅益瑶创作的一幅“生命之船”和另一幅在1962年为至交创作的“归盼之舟”也将穿越时空驶入“风水源”。

    开幕式嘉宾云集

    此次展览以小品唱主角,将扇壶册页汇集一处,正自成一个文化的气场——那扇子扇出的是文化之风,是中国文化自古而来的风向;那壶倒出的是生命之水,是中国文化源远流长的象征。而作品中所表现的人和山水之间的关系,也就是一种风水。此次展览名之为“风水源”,表达的正是这个意思。

    图片 2

      “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9月8日下午在素有“小白宫”之称的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盛大开幕!

    这里有最美的山,最妙的人

    提起父亲的这两艘“船”,傅益瑶感慨万千:“在我16岁时的某一天,曾向父亲撒娇讨扇,但他当时并未应允。没想到父亲默记心头,他特地选择了端午节这个重要的日子画了这张扇面:那个站在船上的红衣小女孩,其实就是我在父亲心中的形象。父亲还用非常正式的称呼‘益瑶儿’题在扇面上,尽管当时我还懵懂,但不知何故,我却非常喜爱这张扇面,有时候,还会在自己的闺房里,对着扇面中的另一个‘我’发呆。文革中,父亲的很多大作名作命运多舛,唯独这幅不起眼的‘小不点’静静地躺在犄角旮旯里。当我再次见到‘她’时,顿时眼前一亮,一股莫名的暖流涌上心头,仿佛父亲又回到了我身边。”

      国画泰斗傅抱石之女、旅日画家傅益瑶艺术魅力无可阻挡,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北京、台湾、香港、南京等全球各地的参观者云集“小白宫”,因场地有限,但150人的限流完全挡不住参观者的热情,许多人是主动放弃了休假、工作,前来感受特展开幕式的似火热力,更有不少人因为没有邀请函,设法从各种渠道打听能否进场,只为一睹傅益瑶风采和她的最新创作。

    施展空间虽小,但毫不影响作品的大气磅礴。或者说,也因为天地小,那大乾坤才显得更为难能可贵。应该说,在傅益瑶的小品中有最美的山,最妙的人

    图片 3

      一场个展开幕式,能引动众多宾客如此心情澎湃,这在近年沪上也是十分罕见,奥秘何在?

    此次展出的扇面中有一幅《旭日东升》。扇面上那一轮云中红日,最得“傅家红”真传(傅益瑶的父亲傅抱石画过《江山如此多娇》,那一轮红日成为经典,“傅家红”由此得名),这红日在保留了“傅家红”雄浑剔透的基础上,并不追求“圆满”,红日于云间若隐若现,更增添一份中国人的诗情画意。如此精绝的扇面,再配以由整根清代黄花梨老料做成的扇骨,那木纹上的“鬼脸”,与传统山水相映成趣,堪称当代成扇艺术的极品。

    少年时期的傅益瑶与父亲傅抱石

      因为这是一场中国文化积淀、艺术家人生积淀和展场建筑历史积淀之间的三重叠合与绽放!

    册页是此次展览的一大看点。展览共有5本册页,以描绘侧重不同,分为“清音”、“山水”、“山赋”、“山行”和“清韵”。作为其中最重量级的“清音”册页是一本能听得见声音的册页。“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离开人世间的喧嚣(丝竹之声),寄情于山水,这是中国文人雅士千百年追寻的心灵园地。“清音”固然是山水之声,却又何尝不是文人一种超然于世的内心向往呢?傅益瑶用画笔“奏”起清音,很是耐人品味的。

    傅益瑶还回忆道,父亲常对她说:“婚姻就是一艘‘船’,不管这个‘船’有多好,哪怕最好的船舱,金银珠宝挂满,当你上了这艘‘船’,父亲只能在岸上摇手绢儿。一旦你翻船、触礁,我一概没办法。”她说,父亲送她这艘船就是希望女儿人生一帆风顺、一生无忧。但是人的命运往往跌宕起伏,这张扇面伴随着傅益瑶坎坷的经历从南京到江苏睢宁再到东京又来到上海。

      傅益瑶那咫尺之间可见千里景象的国画小品,神奇邂逅法国文艺复兴样式的经典宅邸,中西激荡,交相辉映;她将气势磅礴的山水与紫玉金砂完美结合而生的文人壶,翩然登入上海乃至全国工艺美术殿堂级的圣地,雅趣横生,相得益彰。

    “小白楼”与傅派艺术相映成趣

    图片 4

      沪上名邸“小白宫”的大草坪前,嘉宾云集,名流汇聚,人们在这场艺术与人生的盛宴上,感受雅韵之风、生命之水和文化之源。

    1979年末,傅益瑶经邓小平亲自批准赴东瀛留学,是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位公派赴日学习美术的留学生。傅益瑶自小就浸润在父亲博大宽阔的水墨世界里,后又入大学中文系,学的是最传统的中国文化的精髓。而在旅日的岁月中,傅益瑶又换了一个角度看母国的艺术,因而对水墨有了更深切的理解。所以傅益瑶的国画最纯正,而且散发着创新的生命力。

    而另一艘船,是傅抱石赠给至交的礼物。傅益瑶说,文革中,父亲的至交为了保住这幅作品,将其缝在自己的蓝色夹袄里,才侥幸躲过红卫兵的搜查。“父亲的至交也是位收藏家,但在人生将要走向尽头的时候,她又将这幅作品回赠给了我。我想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幅作品饱蘸着她对傅家极其深挚的情感。”

      莅临本次画展开幕式的领导和嘉宾有:

    这次,如此纯正的中国艺术来到沪上“小白楼”展出是一份因缘际会。位于汾阳路79号的“小白楼”是沪上标志性的经典历史建筑,据《上海名建筑志》记载,“这幢华贵庄严的花园住宅,外形带有18世纪欧洲城堡样式,是法国盛期文艺复兴式住宅的典型实例。它端庄又华丽,且受古典主义影响,所以也有折中主义风格的影子。”“小白楼”最初是法国公董局的总董大人的官邸,后来新中国上海第一任市长陈毅临时居住于此,“小白楼”也就成为当时名流宾客云集之所。再后来,这里成为了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的所在地,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

    谈及这两艘船的“历险记”,有着男儿气概的傅益瑶眼里也会噙着泪花,她说:“这两艘船承载着深深的父爱和浓浓的友情。在笔墨之间,我拥有世间一切情感。恋爱可以只有三天,但我跟中国文化的交情是千百年!”

      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胡劲军

    据悉,特展将持续至9月17日。

    傅益瑶选择了中国文化的“水墨之船”,从此一生无风无浪,尽得美景。

      在上海日本国总领事馆片山和之

    图片 5

      解放日报社党委副书记、总编辑陈颂清

    展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

      文汇报社总编辑郑逸文

    地址:上海市汾阳路79号

      中国福利会副主席、党组书记、秘书长张晓敏

    开幕时间:2018年9月8日 16:00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邓晓贤

    公众开放: 2018年9月9日-17日 9:00-16:30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孟庆源

    主办单位: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上海虹桥商务区管理委员会党组书记闵师林

    协办单位: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

      东方网党委副书记张庆玲

    承办单位:卡咔度艺术空间

      劳动报社党委书记邵新宇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美术画工,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傅益瑶的小品中有最美的山,开幕式嘉宾云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