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舞蹈介绍 > 日前在京举办的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成立大

日前在京举办的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成立大

发布时间:2020-02-13 14:00编辑:舞蹈介绍浏览(71)

    大气豪迈的《双龙腾飞耀香江》、充满童趣的《猫鼠之夜》、壮阔而深情的《燃情草原》、积极活泼的《天天向上》,还有少年学子饱含深情的《学军》……一个个精彩的舞蹈,演绎出一群天真少儿的灵性、稚气与童趣,同时也给驻港官兵们带去了欢笑。这是8月1日晚,在香港昂船洲军营上演的"小荷风采"慰问驻港部队花儿朵朵献英雄”演出,来自深圳的宝城小学、龙岗中学、清华实验学校、南油小学等8所学校的舞蹈团,与东莞、茂名等地学校的舞蹈团,同台献艺,展示了全国少儿舞蹈的精粹。中国舞协驻会副主席冯双白认为这次前往慰问演出的少儿舞蹈都很经典。 深圳的少儿舞蹈表演,就像在这座城市茁壮生长的嫩芽,不断涌现出诸如《军训前夜》、《龙种》、《我是解放军》等优秀的舞蹈作品。除了“小荷风采”这类大型的少儿舞蹈展示,在今年5月底的少儿花卉舞蹈比赛中亦有如龙岗坪地第一小学的《极地有灵》、深圳市少儿艺术团的《让美丽飞翔》以及富源学校的《我不做胖子》等优秀作品获得金奖。这些优秀的舞蹈,展现了深圳少儿舞蹈教学的特色。 参与演出的舞蹈均由“小荷风采”选拔而出 自2007年庆香港回归十周年后,这是中国舞协与“小荷风采”第二次携手为驻港部队打造的慰问演出。“虽然已时隔五年,但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看到那么多小朋友带来的优秀舞蹈,热烈的现场依然让我觉得很亲切。”深圳市群众文化协会会长杨素贤对此颇有感触。 这次慰问演出,以乐器演奏开头,接下来便是一连串优秀舞蹈轮番上阵,堪称一场表现儿童肢体语言的盛宴,深圳宝城小学校的《双龙腾飞耀香江》第一个上台,同学们以默契的配合,舞出了象征深圳与香港两条城市之龙的气势;清华实验学校的《天天向上》,以童趣引来现场一片欢笑;南油小学的《燃情草原》展现了瑰丽的草原牧歌,壮阔而深情;深圳市卓萌小明星艺术团的《国风》,则充满了诗的韵味;而潜龙中学带来的舞蹈《一片蓝天》,则展露出生命的萌动与阳光之气,引来现场身着整齐军装的大哥哥大姐姐们的一片喝彩。 南都记者了解到,参与演出的舞蹈均由“小荷风采”选拔而出,他们在现场的优秀表现,让民族舞蹈找到了热情的火苗,找到了新的血液。 深圳少儿舞蹈团队多且舞蹈种类全面 被选拔参与此次演出的舞蹈团,深圳的占了80%,为何深圳会有这么多学习舞蹈的孩子,带队参与此次演出的龙岗中学的杨老师告诉记者:“深圳的父母思想大多都比较开放,很早便开始把孩子送入舞蹈培训班,因此在深圳,少儿舞蹈还是比较普及的。”于是少儿舞蹈团队也如雨后春笋般,一年多过一年。“最早,只有少年宫和学校等官方机构负责少儿舞蹈团队的建立和推广,近年来,民办机构的舞蹈学校、民办少儿艺术团也越来越多。”杨素贤也概括道,“深圳的舞蹈团体就是这么一步步普及过来的。” 杨老师说:“少儿舞蹈教学中有两大方向,一类是以考级为目标的民间舞和中国舞;另一类纯属于学院派教学,不仅包括了民族舞、民间舞,形体的柔软度、技巧的掌握也是教学的内容。”而随着舞蹈教育和舞动团队越来越普及,少儿舞蹈教学中的舞蹈种类也日益全面,杨素贤还指出:“深圳现在的少儿舞蹈已发展得相当全面:民族舞、民间舞、街舞、现代舞、古典舞,还有芭蕾、街舞等应有尽有。”) 与普通舞蹈不一样的是,少儿舞蹈教学更加注重对孩子童趣的展现,在呈现少儿所独有的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等特性的同时,也注入积极向上的面貌,观看舞蹈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受到这些气息的感染。 不过少儿舞蹈教学并不简单,尤其是对于注意力很难长时间集中的不安分儿童,用传统模式硬套,大概只会惨败。因此教师首先得自己主动去寻找儿童的特点进行挖掘延伸,化被动为主动,而不是让儿童来适应自己的节奏。同时老师不单只是教,还得利用一些有趣又直观的道具或者电子手段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或者直接将故事情节融入到舞蹈中,就像在一边排舞一边玩,孩子们的兴趣一下子就来了,而这,也是少儿舞蹈教学中富有“游乐性”的另一特点。 缺乏创意是深圳少儿舞蹈所面临的最大尴尬 “其实虽然很多小朋友都投身于舞蹈的训练中,但训练时间依旧不够,这点很不好。”杨老师认为,“艺术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浸淫的过程,现在的小朋友总面临时间不够的问题,尤其是那些校外的机构,时间不固定,有时候营业,有时候休息,分给孩子们的练舞时间就更少了。” 除此之外舞蹈创新也是一个有待提升的问题。行外人员对于舞蹈队的认知,似乎就是一个带队老师完事,但其实不然。杨老师介绍:“一个优秀的舞蹈团队,应该同时具备老师和编导两类人物,一个专门负责教,一个专门负责编。”编舞可是项技术活,充满灵气的编排往往能拯救一场欠佳的表演,可是全国范围内的专业舞蹈编导还是很欠缺,就拿北京舞蹈学院来说,每年只招那么几个,更别说对少儿舞蹈,编导完全就是僧多粥少。这一点,深圳的舞蹈教学圈子也不例外。 杨素贤认为:“其实近几年来,深圳少儿舞蹈的总体发展,较之东莞或者全国其他地方,步伐还是相对较慢,虽然整体不错,但还是没有出现特别优秀让人喝彩叫好的作品。” 而对于舞蹈的教学,也不能只停留在技术层面,还应该让儿童多了解舞蹈背后的文化,“如不同民族舞的意义,各种舞蹈手势的起源等,让儿童对舞蹈的背景文化有所了解,也能增强他们的学习兴趣。”杨素贤说,文化传输也是舞蹈的灵魂所在。 多举办舞蹈活动刺激人才挖掘 面对深圳市少儿舞蹈教育所存在的不足,杨素贤建议:“社会、政府多举办类似的舞蹈活动,这样既可以刺激舞蹈又能更全面地挖掘相应人才。”举办的活动多了,少儿舞蹈团队就有更广泛的展示平台,也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少儿舞蹈,形成一定的社会影响力。“而对于创作欠佳的情况,可以针对性地制定激励措施。”杨素贤说,“这样可以有效促进舞蹈工作者们进行自我展示,引发创作热情,又可以从彼此的交流和学习中获取灵感。”不仅如此,还应该跟上网络信息化的步伐,积极地建立属于自己的舞蹈网站,张贴舞蹈创作视频,既能宣传并展示自己,还能迅速地同全国乃至世界的儿童舞蹈团体分享经验。 除此之外,还可以全面探寻少儿舞蹈作品形式的可能性,提倡采用歌舞、歌舞剧、小舞剧等体裁,这样才能使少儿舞蹈更加丰富多彩,绚丽多姿。 采写:南都记者谢湘南 实习生徐婧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谢湘南

    由中国文联、中国舞协主办的“花儿朵朵向太阳”第六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经过在安徽淮南和北京两个展区的展演,7月26日晚在北京北展剧场圆满落幕。

    图片 1

    北京展区自7月22日起,至25日,共有103个作品,分为6台进行表演。来自广东、安徽、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四川、江西、河南、河北、新疆、广西、福建、内蒙、吉林、黑龙江、辽宁、重庆、山东、山西、陕西、甘肃、云南等省市,以及部队、生产建设兵团和港澳地区的演出单位,带来了他们精彩的作品。经过由11人组成的推选委员会的投票,所有参演作品分别获得“小荷之星”和“小荷新秀”的荣誉称号,获得“小荷之星”称号的作品编导相应获得“最佳编导”称号,获得“小荷新秀”称号的作品编导相应获得“优秀编导”称号,所有参演单位获得“小荷之家”荣誉称号;所有作品的指导教师获得“小荷园丁”的荣誉称号。

    ◆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至今,少儿舞蹈多年以来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把它放在整个百年历史中,如果把我们现在做的作品和黎锦晖的作品比较一下,把我们现在完成的任务和当时一批有志于儿童舞蹈的前辈创下的成绩放在一起探讨一下,我们现在进步到哪儿了?我们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需要好好地讨论一下、思考一下! 日前在京举办的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会议上,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一番话将少儿舞蹈艺术发展引向百年文化视野,由此也让此次以大会为契机展开的少儿舞蹈的创作和教学等方面的研讨具有历史厚重感、当下使命意识和未来发展格局。

    此次展演出现了令人欣喜的少儿舞蹈创作新动向。以《兔气扬眉》《你是我的眼睛》为代表的童话题材少儿舞蹈,以精巧的细节,奇妙的构思,用少儿独有的舞蹈语言刻画出生动的童话形象,无论成人还是儿童都为之感动,为之开怀。为数可观的作品以民族舞和民间舞为动作元素,并加以少儿化的语言处理,出现了像《大狮姐小狮妹》《冬去春来》等富有中国特色、民间风格、儿童气派的作品;幼儿舞蹈也承续着天真可爱、童真童趣盎然的创作的态势,《悄悄话》《我最棒》捕捉幼儿们的生活情态和交友特点,让舞蹈动作的情感内涵与孩子们的精神世界融为一体。反映现实中少儿生活的作品在本届展演中有突出表现。《我的老师叫张大海》把山区的孩子没有见过大海,通过自己老师的指引,将看到大海的愿望升华为树立积极的人生理想。《流动娃》则截取各地农民工子弟随父母坐火车到大都市打工,在火车站拿到了城市学校送给他们的书包的片段,既表现了农民工子弟朴实的生命状态以及人间有爱的美好情感。

    2015年第八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优秀作品《毛毛虫》 刘海栋 摄

    乱象:当下整个少儿舞蹈的考级、培训基本上还处在战国时代

    诚如冯双白所言,从黎锦晖以《麻雀与小孩》 《小小画家》等作品在上世纪初叶开启了儿童歌舞艺术的新历史,中国少儿舞蹈在百年间不断获得成长与发展。然而,中国少儿舞蹈创作不断创造佳绩的同时,依然存在创作及生态发展的某些隐忧。

    中国舞协副主席王小燕指出,从当下出于各种原因在各地举办的舞蹈比赛中会发现很多问题,比如大家往往都是按照一些少儿舞蹈创作模式去模仿,学优秀作品,走捷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培养少儿舞蹈编导的人才力量很弱,即便有个别优秀创作人才通常也很难影响整个地区少儿舞蹈的健康发展。

    现在很多培训为什么会乱?因为有大量的伪科学以各种方式植入少儿舞蹈界,使越来越多的少儿舞蹈培训找不到自己的根基和坐标,在教育教学方面没有自己的根,急于在市场大浪中站稳脚跟,建立自己的教学体系,但是他们没有真正能够供少儿舞蹈教育使用的教材。 江苏省徐州市文联副主席、徐州市舞协主席王敏指出,虽然在全国的舞蹈考级中,中国舞协考级占有市场最大比例,但目前针对少儿舞蹈培训这个最大的群体,非常缺乏甚至可以说还没有真正属于少儿舞蹈教育学科的教材,包括关注孩子年龄、骨骼、肌肉、脉络等方面的权威性教材研发。同时,王敏指出,目前市场的乱象,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情怀的少儿舞蹈教育者越来越多,市场更大的利益化很大程度上主宰了目前少儿舞蹈前行。我们应该努力引导教育的风向和导向,让更多有情怀的真正从事少儿舞蹈教育的工作者能走进少儿舞蹈教育的团队中,并给他们最好的服务和平台。

    冯双白直言不讳当下少儿舞蹈领域的问题:第一,现在整个少儿舞蹈的考级、培训等等,在我看来基本上还处在战国时代 ,各村有各村的地道,掏完地道以后就掏钱。第二,今天少儿舞蹈的培训还没有真正上升到科学的、体系化的、有中国特色的、有少儿舞蹈艺术理论支撑的、严密的培训体系。第三,中国的少儿舞蹈在创作上到底有什么手段路径,其实许多优秀编创者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但这些经验还只是存在于他们脑海里,缺少理性总结,没有上升到作为少儿舞蹈应该遵循的理论指导。因此创作上两极分化非常严重,一极是在世界范围内少儿舞蹈创作上达到巅峰级的好作品,但另一极是如我经常参加一些所谓的展演或汇演,每个演出能看到二三百个作品,这些作品完全是大水漫灌式的,毫无艺术价值的,瞎编、乱编,编完了直接就演了,常常招呼起来就展演。对少儿来说当然很好、很兴奋,可是创作水平相对停留在比较低的层次上,这个问题很严峻。很多少儿舞蹈工作者都愿意创作,但基本上是看优秀少儿舞蹈编导做了什么,稍加改编,往往是涉及版权和知识产权的这种抄袭、模仿。这种两极分化是非常严肃的问题。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舞蹈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日前在京举办的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成立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