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戏剧表演 > 复排小剧场剧目《俺爹我爸》由申捷编剧,原创

复排小剧场剧目《俺爹我爸》由申捷编剧,原创

发布时间:2020-01-04 12:36编辑:戏剧表演浏览(135)

      北京有500多家民营戏剧团体,200多家话剧演出团体。以北京为例,民营剧团的演出无论是平台的开拓,还是导表演手段的丰富,都值得关注。但从总体创作倾向上看,民营剧院演出的剧目,在主流价值观这一点上,似乎有些欠缺,在题材开掘上,包括演出目的,还有些泛娱乐化倾向。这一点其实暴露的依然是剧本创作方的问题。就目前演出市场、演出状态和演出观众来看,都已经完全具备,但由于话剧文学剧本没有达到市场要求,没有达到演出团体的要求,因此对于编剧,对于搞戏剧文学创作的人来说,这是时代为我们提出的新课题,也是现在多元文化形式对我们的新要求。

    图片 1

    图片 2

      我总结一下,在剧本创作上有这样几个问题。

    ▲《杜甫》剧照

    《繁花》

      一、从注重精致的戏剧结构转向散文化结构和淡化情节,从叙事上颠覆了最基础的故事性。在这种戏剧中,我们再也看不到经典话剧中严谨的结构,和那种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情节。这里暴露出的问题是,我们的剧作家目前还缺乏从生活中发现并能提取适合戏剧表现的、反映时代精神的生活素材的能力。故事情节仅仅为了引人入胜,仅仅成为引人发笑的叙事载体。故事情节本身的发展和人物命运的昭示荡然无存。所以我们现在的戏剧还没有达到故事情节必然要蕴涵着对人物命运的昭示这种戏剧定位和要求。

    日前,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倾力打造的2016秋冬演出季正式拉开帷幕。作为国家话剧院首次推出的品牌,本届演出季旨在集中展示国话的创作成果和艺术品位,发挥戏剧思想导向、价值引领、娱乐审美、教育普及的功能,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

    《工匠世家》

      二、从着力展现人物内心世界和性格逻辑转向随意展示人物的行为,丢失人物的性格分析。现在也有些人用现代主义哲学观来解释这种现象,来解释一个人的行为怎样反作用于和体现于他的性格逻辑和内心世界。但通常从戏剧创作来说,人物舞台行为和动作的描写不是随意的,而是为了能达到通向他的内心世界,为了能刻画人物性格而进行有力设计的。

    演出季共有17部新创剧目、经典保留剧目,累计104场演出,相继在北京国家话剧院剧场、国家话剧院小剧场和先锋剧场及上海、陕西、吉林、黑龙江等地上演,在秋冬之际为广大观众带来温暖人心的戏剧盛宴。

    《名优之死》

      三、从精心营造戏剧情境,在典型环境中表现人物心理,转向无目的地设置场景,和随意地打破时空。在戏剧结构的呈现上,许多编剧,特别是一些初学的年轻编剧还没有什么功力,对“三一律”的简单排斥绝不意味着对传统戏剧规律有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假如对“三一律”结构这样的传统能有一种很自然的把握,然后从它脱颖而出,那是本事,但如果根本没有“三一律”的结构能力,却把它贬得一文不值,对它不屑一顾,那是对经典的亵渎和不尊重,显然是文化上的浅薄。就像西方美术界惊叹,中国美术界在他们背后捅了一刀,那是因为我们的美术教育还是比较重视素描、解剖、结构等基本功,学了这些基本功后再去画变形,可能就更容易达到一定高度,而不是不懂基础随便创作。

    三部作品亮相文化部演出季

    《哈姆雷特》

      四、从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来锤炼戏剧语言和独特的叙事方式,转向毫无味道地为搞笑而置入时尚语言和作者直白的书面语言。如果没有能力去写人物的语言,创作者就只好写现在的语言,写网络语言,写大众传媒通用语言,写共用的符号,而不能创造自己的语言。陈忠实的《白鹿原》写了十多年,最后当把小说交给出版社时,他说:“我把这部小说连同自己的生命一起交给你们了。”他在小说中写到,他一切都想好了,因为他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现在只剩下一件事了,那就是坐下来寻找自己的句子。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句子。王朔创作出他的句子,莫言也写出了莫言的句子。剧作家都应该有自己的句子。

    9月初,国家话剧院精心挑选了《杜甫》、《离去》和《俺爹我爸》3部作品亮相由文化部主办的2016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由唐栋编剧,王晓鹰导演的原创话剧《杜甫》作为年度大戏,于今年3月在京首演,著名演员刘佩琦担纲主演,其塑造的正直怜悯、忧患天下的诗人形象广受好评。根据美国剧作家奈戈杰克逊剧作改编的《离去》,由王晓鹰导演,王卫国主演,关注阿尔兹海默症患症群体的生命体验,深刻表现了当代家庭生活的情感关系。复排小剧场剧目《俺爹我爸》由申捷编剧,李梦男执导,陈强、褚栓忠等演员通过本真、朴素的表演,诠释了中国父亲的伟岸形象,传递出理解宽容的真情大爱。

    徐健:原创话剧的创作和演出历来是话剧年度盘点最为关注的领域。这一年,从3月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的第四届原创话剧邀请展到年底文化和旅游部主办的全国优秀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展演,贯穿全年的展演、节庆活动为原创话剧提供了广阔的展示平台,这其中,现实题材剧目集中涌现,成为这一年原创话剧创作的一大特色。2018年的原创话剧体现了什么特点?当下原创话剧存在的问题有哪些?本报邀请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主任彭涛、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长高音一起回眸2018年的话剧创作。

      五、从导演的二度创作上对剧作的深刻把握,以及对舞台表现形态的深入理解,转为单纯的标新立异,甚至是严重的个人表现。这是在导演上出现的问题。包括我们的国家话剧院。周志强院长公开表示国家话剧院要做“共和国的戏剧长子”。国家话剧院在剧目上的经典性、示范性、引领性是开宗明义的。而国家话剧院建院时是以两部外国经典剧作为开山之作的,这几年演得最多的也是外国的经典剧目,而后有一点原创剧。近几年有些改编剧目,包括对《四世同堂》《大宅门》等名著和影视作品的改编。现在发展到动漫作品改编。我们注意到国家话剧院前不久以新锐导演田沁鑫和先锋导演孟京辉两个工作室的这两个主力导演为主要品牌。这两位导演分别将自己的戏剧标明为癫狂戏剧和痴狂戏剧。我觉得如果是个人创作没关系,但作为国家话剧院这一平台这样做,是否合适众说纷纭,值得商讨。也有人说,“我搞的戏是中央戏剧学院100个教授、1000个学生也搞不出来的,宗旨是三分钟一小笑,五分钟一爆笑,必须是这样。”以这样的目的来做戏剧,究竟能把戏做成什么样,让人担忧。

    《临川四梦》献礼十五周年院庆

    彭涛:对于原创话剧,我有一点期待:希望能够给艺术家留有更多的创作自由,少一些政策性的指令。要尊重艺术创作规律,不能一味地追求速度和时令。艺术家无论创作什么样题材的作品,都应有感而发,而不是主题先行。戏剧理论家谭霈生先生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就不断呼吁“人学”,直至今天,仍然有现实意义。国家话剧院的《谷文昌》是近年来弘扬主旋律创作中一部很有特点的作品。编剧、导演深入生活,反复修改,终于赢得了观众的掌声。剧中,谷文昌为几千名“敌伪家属”摘掉帽子,定性为“兵灾家属”的情节感人至深,表现出一个基层共产党干部高度的政治担当和勇气。原创话剧,特别是弘扬主旋律话剧,在把握政治方向的同时,更要写好“人”,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创作出有分量的作品。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戏剧表演,转载请注明出处:复排小剧场剧目《俺爹我爸》由申捷编剧,原创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