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戏剧表演 > 一代粤剧大师红线女在即将走过90岁人生时猝然长

一代粤剧大师红线女在即将走过90岁人生时猝然长

发布时间:2020-01-04 12:36编辑:戏剧表演浏览(69)

    图片 1

    图片 2

    红线女老师是粤剧一代宗师,红腔艺术创始人,2013年12月,新华网发表题为《红线女粤剧流派是中华文明和岭南文化不朽丰碑》的文章,文章指出,红线女是粤剧艺术的一代宗师,红线女开创了迄今为止中国粤剧史上花旦行当中影响最大的唱腔流派之一 —红派艺术,为岭南粤剧艺术乃至中华文明树立了不朽的丰碑。如果将“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潮之始对应理解为现代粤剧史开端的话,那么,红派艺术在现代粤剧花旦行当发展进程中则具有初创和里程碑意义,唱腔流派影响深远。红线女老师的艺术高度,文章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下面我只是以一个普通戏迷的视角谈谈红线女老师的艺术。

    红线女近影

    1956年拍摄的红线女肖像。马金凤亲吻红线女。 1966年12月20日,周恩来总理在观看广东粤剧院演出的《山乡风云》后接见了主要演员。左二为红线女。

    红线女老师的艺术生涯开始于上世纪40年代,随舅母何芙莲学戏,那时她只有十几岁,但她聪明伶俐、勤奋好学, 扮演各种不同性格类型的女性角色,适应各种不同的表演风格,为后来驰骋于舞台艺术,成功塑造多姿多彩的艺术形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她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1951年演出的名剧《一代天骄》里面那个最著名的选段充分体现了红腔的特色,音域宽阔,音质优美,音色清脆甜润,中气十足,各个音区转换自如,正如当时人们概括的“甜、脆、圆、润、娇、水”。1955年,红线女老师从香港回到广州,在广东粤剧团工作。此时红线女老师步入了戏曲演员的黄金年龄,她的红腔艺术进一步发展,舞台人物塑造也实现了重大突破。她的戏路更加宽阔,她演出了《关汉卿》、《搜书院》、《李香君》、《打神》、《山乡风云》等剧目,如果说早年的剧还是以塑造传统意义上的古典美女为主,早期的红腔仍不脱小女人的娇媚,那么1955年到文革前这段时期红线女老师塑造的人物个性更加鲜明,突破了传统女性的框架,表现出敢爱敢恨、藐视豪强、正气凛然的刚性美以及在抗拒苦难或悲剧命运中磨砺出那富于韧性的品格,唱腔也融入了悲壮风格,表现力更加丰富。文革结束后,红线女老师依旧在不断探索,不过由于年事已高,后期的唱腔不如早年和中期那么婉转动听了,去世前几年也很少唱了,但她依旧发挥余热,培养粤剧后人,尤其晚年成立了红线女艺术中心,对弘扬粤剧艺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今年88岁高龄,从艺70余年,以其精湛的唱腔和表演艺术,创造出独树一帜的红腔唱腔艺术和红派表演艺术。日前,她不辞劳苦,亲率广州粤剧院的红豆粤剧团和广州粤剧团进京演出了《岭南一粟——欧凯明艺术专场》和现代粤剧《碉楼》,尽显了她对粤剧年轻人培养的重视。

    12月8日晚,一代粤剧大师红线女在即将走过90岁人生时猝然长逝,引来梨园各界一片惋惜。红线女是中国现当代戏曲舞台的一段传奇,她早年革新粤剧,开创的红腔红遍大江南北,为粤剧赢得南国红豆美誉。改革开放后,面对粤剧不景气局面,她又四处奔走,为振兴粤剧竭尽全力。

    如今斯人已逝,但粤剧艺术要走的路仍然很长,只有粤剧后人们学习红线女老师执着追求理想,努力攀登艺术高峰的进取精神,发扬光大粤剧艺术,老师的在天之灵亦能有所安慰。

      演出期间,本报副总编徐涟和本报记者刘茜邀约红线女——这位为粤剧无私奉献的传承者,和戏曲研究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谭志湘,一同做客“茶座”,回顾并畅谈了红线女传承古老粤剧、焕发其崭新艺术光彩方面的辛勤探索,以及对粤剧长远发展的期待。

    ■梨园各界痛忆红线女

      关心年轻人才培养

    徒弟们 着力培养粤剧新人

      记者:这次演出活动是由红线女艺术中心承办的。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艺术中心吗?

    红线女的弟子欧凯明现任红豆粤剧团的团长,她在接受采访时称,12月8日下午5点左右,红线女老师在晚饭时因心脏不适,被送至广东省人民医院,后诊断为急性心肌梗塞,情况危急进入监护室。经过3个多小时的抢救无效,红线女于当晚8时40分猝然离世。对于恩师的去世欧凯明感到特别突然,她哽咽着说:太突然了,前天我还和她一起吃饭,她每天早上都会请学生喝早茶,聊得很开心。

      红线女:以一个演员的艺名命名的艺术机构,在广东全省乃至全国是很少的,这表明了党和政府对文化艺术工作的高度重视。中心成立于1998年,我们条件不错,有小舞台、小剧场。星期天孩子们过来学习,我也可以教教他们。我现在带3个小学生,从他们三年级教起,现在已经初三了。他们现在唱得不错,但我还是要求他们学好科学文化知识,将来做科学家。中国搞艺术的人太多了,搞科学的人太少了。

    广东珠海粤剧团的赖琼霞是红线女的入室弟子,她在电话中对记者说:我现在像是在做梦,依然不敢相信老师离去了。老师虽然年龄已大,但是她特别坚强,有一次摔伤了去医院,她坚持不让医生用麻药,怕这样会影响身体的健康。

      记者:现在粤剧人才培养方面的状况怎么样?

    问到红线女晚年有什么愿望,赖琼霞说:她这些年特别在乎培养粤剧的青年演员和观众,有时间就为她们指导,她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够喜欢粤剧。

      红线女:人们对粤剧的学习主要是在业余或课外,许多人是周末时来中心学学唱唱。总体上我觉得没有以前那么活跃,那么多人。

    刘长瑜 她把一生都献给了粤剧

      记者:您可以演出的剧目特别多,据报道,光演出过的剧目就达200多出,现在年轻人能演这么多戏吗?

    昨天记者采访京剧名家刘长瑜,当她得知红线女去世的消息后,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红线女老师的去世是戏曲界的一大损失,她把整个的身心都投入了粤剧,不单是对粤剧,对于我们都有很多指导帮助。

      红线女:我演出的剧目也许不止这个数。现在广东中青年粤剧演员是不少的,但自己在各方面能站得住脚的,观众评价不错的,还不多。但他们中不少人还是很努力。

    据刘长瑜回忆,她上世纪60年代拍《红灯记》的时候,经常能够看到红线女老师的身影。我们这些青年演员还专门去看她和马老师的《山乡风云》《搜书院》,很受教育。当时的中国京剧院组建青年团的时候,她专门找我过去谈话,跟我说如何培养年轻演员,给我很大帮助。

      熟悉生活探索粤剧革新

    刘长瑜说,很多老一辈的戏曲人到了广州,都喜欢到红线女老师家里去,她的家就是一个练功场,红线女组建的红豆粤剧团,就是后来的粤剧艺术中心,她一直为此忙碌,可以说她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粤剧。

      记者: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香港演了几十部电影,风靡一时,很多已经成为香港电影史的经典名作,如《慈母泪》、《胭脂虎》等。后来为什么又把所有精力转到粤剧上呢?

    罗家英、汪明荃夫妇也接连发文悼念,作家章诒和说:《昭君出塞》被视为粤剧唱腔经典,她和马师曾合演的《关汉卿》令人难忘。红线女还是一个很出色的电影演员。从艺六十余载,演了一百多个剧目,九十多部电影。这在戏曲界是绝无仅有的。

      红线女:我过去不喜欢舞台剧,喜欢电影。电影不喜欢可以重拍,舞台表演可不行啊。

    马金凤 同为梅派弟子姐妹情深

      1955年国庆节,我随香港代表团被邀请参加国庆观礼。我感到新中国的领导人非常爱护艺术工作者。周恩来总理说:“你现在工作还是拍电影?”他的话让我想了很久。我就拜了3个老师,学习京剧、昆曲、古典文化。我又拍电影又演粤剧,对粤剧就有了感情。所有一切都是新中国给我的。新中国让我认识了很多东西,演戏应该为人民。以前说演员是“臭戏子”,现在说是为人民服务,这很不一样,我觉得现在的工作很有力量。这次进京演出,机会很难得。粤剧怎么样更好,应该走什么路子,我希望多听听专家意见。

    年过九旬的豫剧大师马金凤与红线女是梨园好姐妹,由于12月10日是马金凤老师的生日,记者犹豫再三,始终没有拨出马金凤老师家里的电话。据马金凤老师的徒弟刘冰介绍,当年豫剧名旦徐艳琴去世时,刘冰当面提过徐艳琴去世的消息,马老师当时没说什么,低头沉思了一会,眼角有了泪水,我能感觉到她们那代人之间的情谊。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戏剧表演,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代粤剧大师红线女在即将走过90岁人生时猝然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