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戏剧表演 >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

发布时间:2020-04-04 11:45编辑:戏剧表演浏览(160)

    张火丁的名字甚至被广大非戏迷朋友所熟悉,是因为电视剧《青衣》中女主角所有的唱段都是她配的。在梅派唱腔占领戏剧界主流的今天,张火丁低沉婉转的程派橄榄腔甚至被最通俗的电视剧导演选中,与她个人独特的角儿气质有很大关系。张火丁10日来宁演出,记者在戏院苦守了两天,昨天上午很少接受采访的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头一次与人们分享她的人生传奇。 当年没有戏校要她

    图片 1

    图片 2

    如今的张火丁早已获得中国最高戏剧奖梅花奖。在中国京剧院这个名角荟萃的地方,她是首位成立个人工作室的演员。她走到哪里都有戏迷跟到哪里,这次来南京演出就有北京戏迷不远千里跟过来捧场。可当年,她是个没人要的学员。从9岁开始考戏校,张火丁连考6年,从吉林戏校到锦州戏校再到朝阳戏校,尽管报考级别不断下降仍然不被录取。转眼就到了15岁,这个年龄对于学戏而言已经太迟了。

    张火丁,祖籍山东章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有程派青衣第一人之誉。1971年1月出生于吉林白城,1989年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京剧科。曾为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程派旦角、中国国家京剧院程派青衣,现为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程派艺术如南极的一座巨大的冰山浮于海上,露出水面者少,藏于水下者多。它含蓄、深沉,具有忧郁品格。它庄重、典雅,兼有哲学辩证法色彩。 有人将程派京剧艺术形容为一幅工笔画,细细勾描,线条繁多,特别是在忧愁、伤感或失落的时候听听程派的演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当今梨园,张火丁被称为程派青衣第一人。舞台上,她大气、细腻、深情,炉火纯青,可谓出口程张。

    张火丁的个人简历中有这样一句:因酷爱京剧而投身戏剧。酷爱是什么意思?张火丁的执著给这个词做了一个沉甸甸的诠释。

    ■ 周末人物 2014魅力文化

    生活中,她简单、安静,不张扬、不外露,曾有人用程门冷艳来形容她。张火丁突出了程派庄美、纯正、深沉、凝重、幽远的个性,还具有自己独特高雅的演唱风格,她的演唱有程腔张韵之誉。

    已经错过黄金年龄的她随父母举家迁入河北,她执意进入了当地一个小小的评剧团,因为她不想再耽误了。父母亲终于被她的矢志不渝打动了,他们痛下决心,在她进入评剧团后不久,把这个倔强的女儿转到了天津戏校。让她成为了天津戏校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的自费生。上世纪80年代初仅拿着数十元工资的父母亲每年要为她付出近千元的学杂费,而她仅仅是不包分配、前途未卜的自费生!

    □ 余玮

    从屡试不中到走红梨园

    为什么对京剧如此情有独钟?张火丁淡淡地说:比我大3岁的哥哥考了戏校后,我开始接触到京剧。我觉得京剧太美了。如果这辈子不能唱京剧,我觉得我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程派艺术如南极的一座巨大的冰山浮于海上,露出水面者少,藏于水下者多。它含蓄、深沉,具有忧郁品格。它庄重、典雅,兼有哲学辩证法色彩。

    张火丁出生时,一直盼有个女儿的父亲想到,谁家有喜事就应张灯结彩,便给女儿取名张火丁(火与丁合并起来就是灯),并意取人要像在烈火中煅造出来的钉子一样坚韧不拔。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鸠占雀巢等到机会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有人将程派京剧艺术形容为一幅工笔画,细细勾描,线条繁多,特别是在忧愁、伤感或失落的时候听听程派的演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当今梨园,张火丁被称为程派青衣第一人。舞台上,她大气、细腻、深情,炉火纯青,可谓出口程张。

    张火丁的祖籍是山东章丘,张家祖辈早年背井离乡,闯关东到了吉林白城。家庭环境使然,张火丁很早就开始学唱评剧。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作为一个年龄过大的自费插班生,张火丁在戏校里丝毫不受到重视。但我很用功,她说。没什么老师认真教她,她就蹭在一边偷偷学,夜里也反复听着戏曲磁带。也许是已经经历了太多挫折,老天终于也要给我机会了。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生活中,她简单、安静,不张扬、不外露,曾有人用程门冷艳来形容她。张火丁突出了程派庄美、纯正、深沉、凝重、幽远的个性,还具有自己独特高雅的演唱风格,她的演唱有程腔张韵之誉。从屡试不中到走红梨园

    20世纪80年代初,父亲因工作调动,举家在河北廊坊落了户。张火丁的哥哥张火千当时已是吉林省戏曲学校京剧科的学生,他每次寒暑假探家回来,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妹妹讲京剧的魅力等等。久而久之,哥哥的言行对张火丁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执著的张火丁从此义无反顾地喜欢和痴迷上京剧,并且一发不可收。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张火丁所在班级的一个尖子生忽然生了大病,休学回家疗养了。平时教带这个学生的知名演员孟宪荣老师因此空了下来。张火丁找到孟老师,非常诚恳地表达了求学意图:我知道我条件并不突出,但我真的很想学,也会好好学。张火丁的执著打动了孟宪荣,孟老师没有答应收她为徒,但愿意有空时教她一折《春秋亭》。就这一折《春秋亭》,张火丁在随后的学校汇报演出上技惊四座。终于令孟老师对她另眼相看,成为了入门弟子。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张火丁出生时,一直盼有个女儿的父亲想到,谁家有喜事就应张灯结彩,便给女儿取名张火丁(火与丁合并起来就是灯),并意取人要像在烈火中煅造出来的钉子一样坚韧不拔。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可是,张火丁似乎有意在接受命运的捉弄,几度报考艺校都未能如愿。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此后,珍惜着来之不易机会的张火丁更加用功。3年戏校求学,她学的戏比别人7年学的还多。

    张火丁的祖籍是山东章丘,张家祖辈早年背井离乡,闯关东到了吉林白城。家庭环境使然,张火丁很早就开始学唱评剧。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从9岁到15岁,我每年都去考戏校,只要听说哪里招生,就去那里考试。我考戏校的经历就像范进中举,屡考屡不中,年纪也挺大了。那时候想,15岁都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也许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了,情绪非常低落。当初的求艺之苦铸就了张火丁后来有些忧郁的性格,而她这性格却正符合程派凄美哀怨的特色。

    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张火丁被可以称作程派青衣第1位。再次挫折成就大腕

    20世纪80年代初,父亲因工作调动,举家在河北廊坊落了户。张火丁的哥哥张火千当时已是吉林省戏曲学校京剧科的学生,他每次寒暑假探家回来,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妹妹讲京剧的魅力等等。久而久之,哥哥的言行对张火丁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执著的张火丁从此义无反顾地喜欢和痴迷上京剧,并且一发不可收。

    鉴于女儿早已心仪国粹,善解人意的父母为实现女儿心中的理想,带女儿到北京拜访了原吉林省戏曲学校退休教师王兰香,坦诚说明来意,王兰香欣然允诺。从此,张火丁半年内吃、住均在王兰香家,学会了《卖水》、《女起解》两出传统折子戏。视张火丁为亲生女儿的王兰香发现张火丁悟性强,是学京剧的好苗子,精心传授,把她的艺术潜质一点点挖掘出来,让她感受到京剧艺术的博大精深。

    毕业时,自费生张火丁已经是天津戏校最出色的学员了。但因为不属于定向招生,她必须自找门路。天津京剧院的领导在看了她的演出后,许诺要把她留下。但临到办交接手续,却最终没有收留她。这对18岁的张火丁是一个巨大的意外和打击。

    可是,张火丁似乎有意在接受命运的捉弄,几度报考艺校都未能如愿。

    15岁那年,张火丁凭着在王兰香老师那里学的两出戏考上了天津戏曲学校京剧科。于是,她成为天津戏校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当时惟一的自费生。这改变了张火丁的命运,使她的梦想由虚幻回到了现实。我是插班生,入学时好多同学都能演折子戏了,可我什么都不会,感觉特别自卑。在戏校3年,除了吃饭、睡觉,我基本上都是在练功房里度过的。别人半年学一出戏,我3年学了30多出戏。

    回首走过的一道又一道坎,张火丁说:如果当时留在天津,确实稳定了。但不到北京就不会有机会接触到程派的名师们,最终也无法挖掘出我身上最闪光的东西。其实我一直想学程派。多年压力下,我变得沉默忧郁,也是最适合程派风格的。所有的挫折成就了我,这也是天意吧。

    从9岁到15岁,我每年都去考戏校,只要听说哪里招生,就去那里考试。我考戏校的经历就像范进中举,屡考屡不中,年纪也挺大了。那时候想,15岁都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也许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了,情绪非常低落。当初的求艺之苦铸就了张火丁后来有些忧郁的性格,而她这性格却正符合程派凄美哀怨的特色。

    在天津戏校的时候,花旦也学,武旦也学,梅派学得最多,张派也学过。到毕业那年才接触到程派,觉得这个声音、这个旋律,特别打动我。程派启蒙老师孟宪嵘是张火丁自己找来的。班上的一个尖子生忽然生了病,休学回家疗养了。平时教带这个学生的孟宪嵘老师因此空了下来。张火丁找到孟老师,非常诚恳地表达了求学意图,张火丁的执著打动了孟宪嵘,愿意有空时教她一折《春秋亭》。就这一折《春秋亭》,张火丁在随后的学校汇报演出上技惊四座,令孟老师对她另眼相看。从此,她与程派结下不解之缘。 1989年,毕业。几个月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京剧团。

    历经辗转的张火丁最后考到了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她那忧郁淡雅的独特气质和低回婉转的唱腔在北京的戏剧舞台上绽放出独特的光彩。所有人都认定这将是程派艺术的最佳继承人。尽管程砚秋大师的得意弟子赵荣琛当时已是78岁高龄,已经定居美国谢绝一切演出和教学。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还是再三向赵老师推荐张火丁。抹不开面子的赵荣琛最后答应教张火丁一出《荒山泪》就罢手。但这句话很快被他自己打破。中国戏剧界有史以来年龄相差最大的一对师徒相见恨晚。生平只爱表演不爱收徒的赵荣琛慨叹自己在人生暮年遇到了真正可以传承衣钵的继承人,对张火丁倾囊相授。

    鉴于女儿早已心仪国粹,善解人意的父母为实现女儿心中的理想,带女儿到北京拜访了原吉林省戏曲学校退休教师王兰香,坦诚说明来意,王兰香欣然允诺。从此,张火丁半年内吃、住均在王兰香家,学会了《卖水》、《女起解》两出传统折子戏。视张火丁为亲生女儿的王兰香发现张火丁悟性强,是学京剧的好苗子,精心传授,把她的艺术潜质一点点挖掘出来,让她感受到京剧艺术的博大精深。

    北京这片文化沃土,使她很快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她那忧郁淡雅的独特气质,低回婉转的唱腔,在北京的舞台上绽放出独特的光彩,就像她的名字,她火了

    发扬程派拖延婚期

    15岁那年,张火丁凭着在王兰香老师那里学的两出戏考上了天津戏曲学校京剧科。于是,她成为天津戏校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当时惟一的自费生。这改变了张火丁的命运,使她的梦想由虚幻回到了现实。我是插班生,入学时好多同学都能演折子戏了,可我什么都不会,感觉特别自卑。在戏校3年,除了吃饭、睡觉,我基本上都是在练功房里度过的。别人半年学一出戏,我3年学了30多出戏。

    立雪程门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戏剧表演,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人将程派西路武安平调艺术描摹为一幅工笔画

    关键词: